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我在SCP当仓管

我在SCP当仓管 又来的核桃 7374 2021-11-25 03:45

其实张珏所遇到的这个项目是3150,它是位于土库曼斯坦境内的卡拉库姆沙漠中的一个空间异常,并不算特别有名。在张珏看过的文档里,这里已经被管理局开发和利用了。而在这个世界,它还没有被管理局发现。这个旅店的老板是个“好人”,他会帮助来到这里的人解决问题。当然,也不是所有事情他都能办到。张珏拿着艾奇逊博士的照片,问道:“这个人曾经来到过这里,他的行踪你总知道吧。”老板又看了张珏一眼,叹了口气:“我知道他在那里,是我亲手将他送去的,不过我劝你不要去找他,因为那个地方非常特别,不属于那里的人去了,怕是会有去无回。”“这么玄乎?真的假的?”张珏呵了一声,“老兄,我能相信你吗?”“当然。”那位老板笑着道:“因为我曾经和你一样,都是光的探寻者。”“光的探寻者?”张珏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称呼。老板点点头:“是的,光的探寻者――那位博士也是,不过现在不是了。”张珏上上下下地打量着这位老板,微微皱起眉头:“光的探寻者,说的是管理局的人?你曾经也是?”老板摇摇头:“不,那意味着很多,我不是很想和你讨论那些黑暗的日子,不论以前如何,我现在站在这里,这才是值得庆幸的,我所做的,是那些探索者的一直在做的事情,保护这个世界。”张珏呵了一声,不屑道:“现在什么阿猫阿狗都敢说在保护世界了,老兄,别开玩笑了好吗。”老板不知道这是张珏的激将法,叹息一声。“这位先生,我知道你不相信,但这里除了是一间旅店之外,还曾经是一个战场,一个破碎的联盟与神秘力量艰苦战斗的地方。我曾一直与之战斗,但我从未胜利,直到最后,我所拥有的一切中只剩下了这间古老破碎的客栈。我将这客栈搬离了时间本身,在这里,我们都会被铭记,这里是世界的遗嘱,在万物归虚以后,它仍将长存。”“在这间世界尽头的旅店,我们都会被永远铭记。这里只是所有人前往真理的路途中的一站,一个当它被需要时永远在那的一站。最后,我将永远在这里,帮助那些真理的探寻者、真实的探寻者,以及像你我这样的,光明的探寻者。”旅店老板说了一大堆晦涩难懂的话,张珏听得有些头疼,唯一记住的就是破碎的联盟和神秘的力量两个词。可以肯定的是,这里一定隐藏着一个巨大的秘密,如果有机会可以让杨雪进来一趟,但是现在,他没有那个时间了。“行了,我亲爱的老板。”张珏挥挥手打断他的话,“我知道你很不容易,但是我想我们的对话该到此为止了,我现在必须要去追寻那位博士,如果你能发发善心将我送到他所在的地方,我一定感谢你八辈祖宗。”老板说道:“那真的是太遗憾了,先生,你确定要那样做吗,那里真的很危险,它可能和你过去去过的所有地方,都不一样。”都不一样?那是因为你不知道老子都经历过什么。张珏不耐烦地摆摆手:“闲话少说,赶紧的吧。”“好吧。”旅店老板双手合十,“那就对不起了。”他的话音刚落,张珏便感觉一阵天旋地转。眼前的景物开始支离破碎,他的大脑变得越来越迟钝,眼皮也变得越来越沉。不知过了多久,张珏重新睁开眼睛,他已经不在那个旅店里了,眼前一片灰茫茫。他定了定神,才发现自己竟躺在一个山坡上,那灰茫茫一片的,竟然是远处的天空。张珏揉了揉有点发酸的脖子,不知道自己躺了多久。这是哪里?自己已经到了旅店老板口中那个危险的地方了吗?他从口袋里拿起穿越沙漠时使用的指北针。然后便发现指针在表盘里疯狂的乱转。虽然没什么用,但他已经可以确定,这里肯定不在地球。估计又是在哪个什么异届空间。对于这种情况,他已经见怪不怪,拍拍屁股,准备去找艾奇逊博士。此时此刻他正在一个半山腰处,视野开阔,但周围灰茫茫一片,所以看不到太远。他踮起脚尖,极目远眺,终于在视线的最末端,发现了类似建筑物的模糊影子。好像是几顶帐篷。张珏打算过去看看。望山跑死马,从山坡上看过去,那些帐篷与他没有多远,但实际走起来,却花费了他半个小时的时间,才到了那些帐篷的跟前。帐篷并不是帆布的,而是用树枝作为骨架,用一些稻草和泥土混合搭建而成,看起来技术还比较落后。几十顶帐篷被一个特大号的围栏围在了一起,周围还能看到一些防御工事的残骸。每一顶帐篷的上面都竖着一面旗帜,看起来不像是布,大概是某种鱼的皮。旗帜上画着古怪的符号,看形状,好像是罗马数字里“3”的样子,大门口竖着一个巨大的石雕,看样子像是某种具有象征意义的图腾。这应该是一个古代部落,张珏这样猜测着。“喂,有人吗?”他站在部落的大门口外,向里面喊道,但没有人回应他。他又换英语喊了一遍。依然没有人回应。他刚才明明闻到饭的香味了呢,可人都哪去了呢。难道是看到他英明神武的样子,自惭形秽了?张珏也管不了那么多,抬脚就从大门走了进去。这里的帐篷都是按照特定的方位排列的,类似五行八卦,但又有点区别。张珏刚走了进去不久就有点迷路,好在这里的范围并不大。如果再扩大一倍,估计就有点麻烦了。张珏走了一圈,仍是没有看到人。他便向着整个阵型中央,也是最大的那个帐篷走去。这个帐篷明显和其他的帐篷不一样。如果这里真的是一个部落的话,这个帐篷肯定是酋长住的,说不定能发现什么线索。张珏正想进入那个帐篷,忽然听到周围传来非常密集的脚步声。紧接着是“乌拉拉”“夸拉拉”等一些口技的声响。无数身体黝黑的村民从四面八方的帐篷里钻了出来,将他团团围住。原来这些村民全都躲起来,就等他进入这里,来一个瓮中捉鳖。大概是将他当成入侵的敌人了。村民们手里拿着各式各样的武器,有木棍、长矛、弓箭、机关枪……等等,好像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在里面了。张珏揉了揉眼睛,确认自己没有看错,在众多落后的冷兵器中,有一个人竟然拿着一停机关枪对着他。他又仔细看了看,发现不只有机关枪,甚至还有人抗着火箭筒。有没有搞错啊!张珏简直都不知道该怎么吐槽了。从建筑和这些村民的衣物上看,这里明显处于落后的蛮荒时代,是否脱离了母系社会都不清楚,他们拿着长矛和弓箭也就算了,机关枪火箭炮算是怎么回事?他有点无法想象这些连衣服都是用兽皮制成的村民拿着机关枪对着敌人突突突的场景。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岂不是无敌了?一边茹毛饮血,一边端着枪大声喊道:“打死你个龟孙!!!”你还别说,有点带劲。张珏有空想这么多,是因为他并不把眼前的这些村民当成威胁。旅店老板虽然说过这里有危险,但肯定不是来自这些村民。别说他们拿的只是普通的冲锋枪火箭炮。就算是用反坦克炮对着张珏来一下,也破不了防。但是这些村民们却不这么想。他们认为控制住了张珏,一个年轻女人从众人身后走上前来,长相不错,只不过肤色比较黑。她警惕地看着张珏,问道:“你是谁?是不是四部落派来的人?”四部落是个什么鬼?竟然还有部落叫这个名字,也太草率了吧。张珏又在心里吐槽了几句,猜测两个部落应该的敌对的关系。张珏看着她,摇头说道:“我不知道你说的四部落是什么,我也不是他们的人,我只是迷路了,不小心走到这里来的。”那女子看着张珏,明显不太相信他说的话。“拉罕,侉赞,你们两个给我把他扒光了关起来!”“是!”那女人话音刚落,便有两个长得很壮的汉子向张珏走去。看样子是真打算把他扒光了扔进小黑屋里去。“等一下!”张珏连忙喊道。“怎么?承认了?”那女子哼了一声,“那就说说吧,四部落派你来干什么?看你的肤色,并不像他们的人。”、“不不不,我说了,我不是四部落的人,不过你们不相信,我只好找个方法证明一下。”听张珏这么说,那女子皱眉:“什么方法?”“就是――这样!”张珏说着,身影便在众目睽睽之下从包围圈的中央消失。然而还没等那女子和其他村民反映过来,他又重新回到了原来的位置。只不过两个手臂和身体之间夹了一大堆东西。他哗啦一下将所有东西扔在地上,那女子定睛望去,竟然是一些长矛和弓箭。这时候她才发现自己背在背上的弓箭竟然没了。就刚刚的几个呼吸之间,眼前这个人就把所有人的武器都收在一起,他是怎么做到的?张珏拍了拍手:“我想现在,我们可以好好谈谈了吧。”“妄想!我们从不和敌人谈判!”那女子根本不打算给张珏说话的机会,对众人说道:“大家一起上,把这个入侵者抓住!”“吼!!”所有人用吼声来回应了她。张珏本想用这样的方式告诉她们自己的实力很强,他们根本不是对手,却没想到这些人的脑回路和普通人根本不一样,遇到强敌,想的竟是不惜一切代价消灭他。呵,遇到一群疯子,这可怎么办。如果真和他们打起来,就算之前不是仇人,现在也是了。张珏正打算用恐惧投射将他们放倒在地,就听他身后那间巨大的帐篷里传来一个老人的声音。“乌萨娜,住手吧。”老人家的声音很轻,却清清楚楚地落在了每一个人的耳朵里。乌萨娜只好对所有人下达命令:“大家停下!”这些村民竟然放弃了对自己的进攻,张珏便也放下了手,打算看看他们要干什么。叫做乌萨娜的女子来到那间最大的帐篷门外,躬身问道:“爱德华老爹,您要我们怎么处置他?”里面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什么都不用做,放他进来吧。”“是!”那女子虽然看张珏不顺眼,但也只能让其他人让开一条通路,对张珏说:“我们酋长要见你。”张珏很想说他算老几啊,想见我就见我,也不问问我有没有档期。但这些人的脑回路都比较奇怪,张珏还是没敢说出口,老老实实走进了那顶最大的帐篷。门口的帘子很厚,大概是用某种大型动物的皮毛制成。张珏挑起来走了进去。帐篷虽然很大,但里面的摆设却十分简陋。一位白须白发的老者正坐在蒲团上,手里拿着一本书在看。走得近了才发现,那本书的名字竟然叫《国际象棋从入门到精通》。那股强烈的违和感再次让张珏产生想要吐槽的冲动。听到张珏的脚步声,老人家将书合起来放到一边。“你来了。”他温和地说道。“对,我来了。”张珏哈了一声,“老人家,你好像认识我?”“不,我不认识你,但我有一种预感,你是来帮助我们的。”张珏很想说我可没那个闲工夫,但他依然笑道:“老人家,你的部落遇到了什么问题吗?”老人家点点头:“年轻人,如你所见,我的部落正在受到其他部落的入侵。”“原来是这样。”张珏敷衍地点点头,“就是那个四部落吧,他们抢走了你们很多的土地?”“就是他们。”老人家叹了口气,“不过他们抢走的不是土地,而是时间,他们足足抢了我们一百多年的时间。”……感谢秦直道儿大佬的打赏。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